亞洲天團五月天 我們相信,永遠不滅的Youth Voice

作者: 王維玲 圖片提供|相信音樂 | 30雜誌 – 2013年9月24日 下午1:23

 

在一個價值不斷被碎裂崩解的年代,人們最渴望的時代之聲,反而是單純。

 

亞洲天團五月天用他們對音樂的單純信仰,演繹了這個時代。他們用永遠不會被複雜的世界同化的純真,陪伴每個青春世代,陪你high、陪你哭,當你陷入迷惘的迷霧時,有個聲音會在前方鼓勵你跟上腳步。

 

五月天的聲音,貫穿了台灣、香港及大陸的年輕世代, 當每個孩子在課本與補習班的夾縫中喘息時,至少有一個聲音,始終理解年輕人的夢想與委屈,也堅定地提醒每個人,永遠要記得自己最真實的模樣。

 

若有人總是將熱血、夢想、勵志、相信、努力、堅持等正向價值掛在嘴邊,好像有些過於虛偽與天真,畢竟未來這麼茫然,可不是唱唱高調就能解決的。

但偏偏由五月天口中唱出來,我們不但不排斥,反而會又哭又笑地跟著每個弦律唱和,找回面對生活的能量與勇氣。 


差別究竟在哪裡?或許可以這樣說,五月天之所以能成為眾聲喧譁中最突出的Voice,竟然來自於他們純粹的「Belief —相信音樂」。 


從1999 年開始,5 個平凡的大男孩所組成的學生樂團,長相不是最帥氣,音樂不算最前衛,行為也沒有特別酷,從一開始,他們就只是單純享受玩音樂的自由與快樂,也希望能將這些快樂分享給更多人知道。

 

他們所做的事情,看似很簡單,偏偏又那麼誠懇而堅定,吸引了成千上萬的歌迷,跟著他們一起傻氣地相信,不論順境與逆境,都不改其志,始終如一。 


關於時代的陰暗與憤怒,年輕世代的茫然與憂鬱, 已經被談得太多,唯有最純粹的聲音,才能穿過其他喧囂的雜音,在這個時代產生巨大的力量。

 

你的青春,也是我的青春 徬徨年代,永遠不會老的youth voice

為什麼五月天的影響力能夠跨越年齡,在兩岸三地持續傳唱?除了音樂上的成就,更因為他們唱的其實就是每個年輕人從青春年少,到告別青春,終究緬懷青春,走入下一個人生階段的故事。

 

不論年齡與國籍,誰沒有過忐忑、狂放、放肆、臭屁的青春歲月?每個人都曾擁有教室與課本鎖不住的年少輕狂,快樂與悲傷都那麼簡單,只要彈著一把吉他,騎上摩托車,我們就是世界的王,無所不能。

 

但人終究是要長大的。懵懂的少年,曾經大手揮霍過青春的純粹,也嘗過愛情的甜與澀,隨著年紀增長, 也開始學會體會生命的輕與重,對自己的人生做出重大選擇,就像順著河川蜿蜒匯入遼闊的海洋,我們不得不去尋找屬於自己的社會位置,擔負起更多責任, 思索更複雜的人生問題。

 

為了功成名就、為了賺錢,大部分的人選擇活在生存以上、生活以下的茫然,愈來愈難保持單純的眼神, 怎樣才能拚命保護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?

 

五月天不只代表台灣的年輕聲音,也貫穿了香港、大陸、華人社會的年輕世代。不論是80 後、90 後, 在華人社會中,在父母與社會的期待下,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總是太過孤獨,無人能理解的青春那麼苦澀糾結。

 

正因為五月天和你我一樣平凡,我們的青春,也是他們曾經吶喊的青春,但是他們早已走在前面探索過這段路程,在許多過不去的關卡,即將踩空的時候, 照照五月天這面鏡子,就會發現有人能夠精準地回應你心中的渴望與委屈,在孤獨的成長路途上,有個聲音會一直陪伴提醒你,永遠要記得自己最真實的模樣。

 

用純真對抗複雜 17 歲的吉他,至今攏沒變化

五月天的演唱會是一場極致的狂歡, 閃爍的螢光棒、震耳欲聾的音樂,幾萬人一起又跳又唱又叫又笑,維持同一個心跳頻率。但是演唱會卻也像煙火,再燦爛華美,也終會曲終人散,回歸黑暗。

 

站在最high 的舞台上,挑戰世界舞台極限,但是下台後,就像從月球回到地球,如何從無重力狀態的隨心所欲,回到處處受限的真實世界?最令人訝異的,卻是他們比誰都快回到現實。

 

演唱會結束,團長怪獸與混音師黃士杰看著錄影,檢討有哪些可以再改進的地方;長期維持騎單車習慣的吉他手石頭,照樣鐵打不動地出門騎車,他們心中,都有屬於自己的節奏,不輕易隨外界起舞。

 

難怪相信音樂執行長陳勇志說:「我最佩服的,就是他們變回凡人的能力。」陳勇志從滾石時代就開始帶五月天,後來一起成立相信音樂,10幾年來,親眼見證五月天走紅的傳奇。但是他卻發現,除了玩音樂的規模更大了點,他們始終和17歲的自己沒什麼差別。

 

很多人喜歡五月天,也是因為他們始終那麼謙虛單純、平易近人,從來沒有因為走紅而改變。面對許多榮耀與讚譽,五月天總是有些尷尬地笑著,動不動就將「我們真的很幸運」掛在嘴邊;他們也不太有明星的自覺,至今都還很自然地身在人群裡,錄音中途肚子餓了就自己出去買便當,絲毫沒想到可以請助理代勞。

 

即使世界變化愈來愈快,他們始終單純相信音樂的力量。2000年前後,網路的興起摧毀唱片產業過往的驕傲與榮光,盜版音樂的快速傳播,「當時實體CD的銷售量,是每年10%、20%地往下掉,」陳勇志回憶,大家都覺得唱片產業沒救了,很多唱片公司開始裁員、轉型,歌手紛紛跨足主持、演戲等多元化的發展。

 

當時許多國際大公司捧著鉅額簽約金想和他們簽約,五月天推開這些近在咫尺的名利,選擇和陳勇志、經紀人謝芝芬(大家都稱她為艾姊)所創立新的音樂公司—「相信音樂」,這是阿信取的名字,提醒自己,也向世界宣示,音樂的力量超乎你我想像。

 

對音樂的單純跟執著,就像蘋果創辦人賈伯斯那種「Stay foolish, stay hungry.」(求知若渴,虛懷若愚)的精神,讓五月天有能力不讓自己被過於複雜的世界複雜化,他們的音樂才可以精準擊中這麼多人,讓每個歌迷在心中出現:「天啊!這不就是現在的我嗎?」的感動。

 

生命中最溫暖的陪伴 做你的垃圾車,每天聽你心聲

五月天的單純,不是一種不知世事的天真,而是必須努力奮戰才能堅守的價值。演藝圈像個步步驚心的戰場,太多誘惑與選擇,一失足,就會失去自己的單純。

 

五月天並不是聖人,也難免受到影響,就像阿信所寫的歌詞〈我心中當未崩壞的地方〉: 
幸運的孩子 爬上了殿堂 成果代價都要品嘗 
單純的孩子 是否變了樣 跟著遊戲規則 學著成長 
轟轟烈烈的排行 沸沸揚揚的頒獎 跟著節奏我常迷惘 
當人心變成市場 當市場變成戰場 戰場埋葬多少理想

 

音樂這條路太孤單,誘惑又太多,幸好,總是有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作夢,互相提醒自己對音樂的初衷。阿信曾開玩笑地說:「有人問我會不會迷失?如果你身邊的朋友是瑪莎、怪獸、冠佑、石頭這樣子的人的話,你也很難把自己變得多像Super star。」

世界上最難的,從來都不是共患難,而是共富貴。多少知名的樂團走紅後,常因理念、利益等問題解散,5個人,就有5種想法,14年來,五月天團員之間的默契與情感卻仍深刻而自然,接受訪問時,其他4個人總是自動地幫忙拿麥克風,絲毫不在意焦點不在自己身上。

 

這5個從剛開始學吉他就混在一起的朋友,一開始組成樂團,其實也沒什麼遠大的理想與抱負,「只是我們5個人混在一起真的很快樂,所以才會想要一直這樣子下去。」從練完團一起去吃東西的聊天打混、熬夜錄製專輯到一起去看日出吃早餐,這麼微小的快樂,卻讓他們在音樂之路上始終能彼此陪伴,互相扶持。

 

有一群擁有相同信念、目標一致的夥伴一起同行,這是多麼幸福的事?迷惘時,總有其他人可以穩穩支撐住你,這是五月天始終能保有正向能量的核心祕密,也是這個時代最需要的齊力信念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禾佳屋

禾佳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